最美基层干部:“怪人”吕振华

时间 2014-03-27 20:58:48   阅读次数
  • 在农垦区,他让盐碱滩变成聚宝盆;在群众心中,他给百姓带来福祉;在干部眼里,他是不跑不送不拿不要的“怪人”。他,就是河北沧州渤海新区中捷产业园区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吕振华。

    渤海边盐碱滩变成聚宝盆

    位于河北省沧州市东部的中捷产业园区起家于上世纪5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赠送给我国的670套农机设备,周总理将其命名为“中捷友谊农场”。

    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中捷冲破“以粮为纲”的禁锢,顶住“走资本主义”的压力,用了10年时间,这片盐碱地上“长出”130多家国营企业,成为当年的经济活跃地区。进入90年代,从过去的“按计划”到“盯市场”,中捷有点不适应。

    “程控电话都上市了,我们还在生产摇把机。国家不养、市场不熟、银行不贷、工资不发,大批企业面临停产倒闭。”1994年,吕振华初到中捷时正是中捷最困难的日子。“企业亏透、职工下岗、人才外流,赖活着不如早‘死’,干脆破产!”不到半年,中捷33家特困企业陆续破产、兼并、重组、改制,轻装上阵闯市场,到2000年,中捷国有资产市值比破产时反而增加了50%。

    2003年,中捷由“农垦经济”向“开发区经济”转变,实行“行政派出、一级财政”管理体制,有了自主发展、决策、分配权。吕振华带领中捷抢抓机遇,经过20多次谈判引来中海油,通过筑巢引凤“娶”回北京中医药大学等4所高校……

    近10年来,只有4.2万人的中捷年生产总值由3.79亿元增长到90亿元,财政收入从3300万增长到38.2亿元,分别增长23.7倍、115倍,经济实力位列全国3000个农垦区之首,全省省级开发区之冠。

    幸福路上不让一个人掉队

    在这片盐碱滩穷苦农家长大的吕振华来中捷任职20年,依然保持农民本色,有两群人他忘不了、放不下。一是上世纪70年代失去农场职工身份的千余农民以及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贫瘠土地上的近万名农村人口;二是上世纪90年代企业破产改制过程中出现的3600多名下岗职工。“改革发展的代价不能让他们独自承担,要让老百姓普遍生活在一个幸福层面上,这是为官者的良知。”他说。

    2004年,中捷将农民手中15万亩盐碱地收归园区管理,同时给予农民每人每月500元转型生活费以及职工养老保险、就业帮扶。下岗失业职工每月享受200至300元的就业补贴,政府全额代缴职工养老保险。

    目前,中捷实现了养老、教育、医疗、生活、住房“五个全覆盖”,每年民生支出近2亿元。适龄人员“人人有社保、个个享退休”;从幼教到高中15年免费教育;任何群众都能获得八成以上医疗报销……中捷还成立以重大疾病、重大灾难和爱心助学为主体的“善达基金”救助体系。

    今年67岁的胡庄子村村民于国池全家5口人每人每月能领到500元转型生活费,他每月还可以领到870元的退休金。他说:“年轻人在园区企业打工,不论城镇还是农村户口,人人都有五险,养老保险政府每年给补1000元。”中捷盐场职工冯振祥做肾移植手术14年来,每年医药费12万元,除去医保报销和“善达基金”救助,个人自付只有几千元。

    不跑不送不拿不要的“怪人”

    今年56岁的吕振华大学毕业近30年,一天没离开过农垦,在中捷产业园区党委书记、管委会主任位子上一干就是10年,从来没动过地方。“成绩在这摆着,再进一步就是副厅,你咋就不张罗张罗?”经常有人这样问吕振华。

    吕振华说,“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干事创业的平台,任何一个岗位都是为民造福的舞台,又何必‘两年不提拔,心中有想法;三年不挪动,到处去活动’?!”

    吕振华从不邀功请赏的个性也让沧州市委书记焦彦龙感触颇深,他说,“我到沧州任市长、市委书记有几年了,曾多次到中捷调研,并主动找吕振华谈话,但他从没进过我的办公室,更没谈过自己的事。”

    吕振华自己不跑官、不送礼,也同样要求手下的同志们。在中捷干部队伍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干部提拔“零成本”,升官不靠溜须拍马、请客送礼,全靠真本事。中捷产业园区人事劳动和社会保障局“80后”副局长郭金良凭着业务熟练和踏实勤奋,“打败”了几名“70后”竞争对手脱颖而出,他说:“虽说干部提拔‘零成本’,但干不好工作,吕书记把我拿下也是‘零顾虑’。”

    在中捷,80%以上的干部不知道吕振华家在哪里,就连与吕振华朝夕相处19年的园区管委会主任助理周延生也不知道。因此,在中捷,想给吕振华送礼,“没门”!一次,吕振华在政策范围内为某人办事,这个人带着礼品来到吕振华办公室感谢,吕振华当即抄起电话通知主管部门停止办理,这人拿着礼物灰溜溜地走了。

    (来源:新华网)